知味不易

時間:2015-07-16 作者:許諾 來源:山東畫報出版社
山東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內容圖片展示
 
  在我看來,能寫飲食文章的人大多是性情中人。寫文章是高雅的事情,而飲食又是那么的日常、平淡,能將老百姓每天都在做的,最接地氣的事情,寫出味道,寫出感悟,不是易事。同樣是吃,有些人只為果腹,無所謂味道好壞;有些人卻將其視為人生一大樂事,不僅要吃,還要吃好,遍尋隱藏于大街小巷的美食,樂此不疲;還有些人,不僅愛美食,還能將所愛付諸筆端,化為文字,與人分享。高手中的高手應該是文章與烹飪皆好吧,古有大文豪蘇東坡,亦能做出流傳至今,為人稱道的東坡肉。梁實秋、汪曾祺等都是寫飲食文章的高手,一來文字大好,二則吃過美食無數,下筆處處帶出談資。而《不知味集》的作者胡竹峰也是此中好手。他的文字不浮夸,不矯情,字字實在親切,沒有華麗的辭藻,卻透著真誠與用心,仿佛鄰家大哥做的一盤清炒芥藍,干凈爽脆,又色香味俱全。
  《不知味集》是本精致的小書,就像他的文字一樣,簡單樸實而不失韻味,配以車前子清新淡雅的小畫,相得益彰。作者在書中將食物分門別類,有酸甜苦辣咸,有絲瓜、白菜、葫蘆、辣椒,有羊肉泡饃、醋椒魚片,也有核桃、瓜子、西瓜、櫻桃。通過一種味道,記錄作者的心情、感悟、記憶、鄉愁和故事。
  不管多么平凡普通的食物,都是從歷史長河之中延續下來的,喂養著一代一代的人們繁衍生息。每一種味道、每一種蔬果都有它存在的意義。酸是調皮伶俐的童子,甜是豐腴滋潤的佳麗,苦是死心塌地的仆人,咸是獨望春風的少婦,辣是意態瀟灑的大漢。辣味之動人,在激;酸味之動人,在誘;苦味之動人,在回;甜味之動人,在和;咸味之動人,在斂。辣味的激,激得兇,一進口像刺入舌頭,勇猛如岳飛“槍挑小梁王”。酸味入嘴也像刺入舌頭,但到底刺得慢,仿佛美人舞劍。
  中國的飲食文化博大精深,幾千年的傳承發展,留下的不僅僅是食譜,還有故事。記憶中僅僅吃過一次紅燒羊肉,少年時候在老家。奇怪的是,宰羊前,先給它喂了一碗冰糖紅棗。后來在車前子文章中見過類似描寫,說某燒羊肉的大師傅,祖上也燒羊肉,有一次宰羊,那羊流淚,他的祖上也就不忍下手,又養了幾天,當然,最后還是被宰了,因為這羊偷吃了大師傅祖上給他老母親燉的冰糖紅棗,這是冬令補品。不料,偷吃補品的羊,其肉竟史無前例的豐美。從此,殺羊之前先給喂了一碗冰糖紅棗。情節可能是小說筆法,技法已行之民間。汪曾祺文章說:“蒙古人說他們那里的羊肉不膻,是因為羊吃野蔥,自己把味解了。”我看未必,主要還是習慣。前些時一內蒙朋友告訴我,秋天的羊肉最好,因為秋天羊可以吃到沙蔥,還能喝到霜凍過的冰泉水,這兩樣可以去除羊膻氣。說得煞有介事,不由人不信。
  味道是一種習慣,人們對故鄉的愛,更多的也是愛家鄉的味道,是從出生每一餐養成的根深蒂固的習慣。故鄉的食物,是其他地方再多的美味都無法取代的,它融入我們的味蕾和血液,這飲食習慣是一生都無法改變的。書中匯集的,是一個人對食物的“憶”和“想”,人與人之間的記憶是相通相連的,舌尖上的故鄉之味也能映照出其他地方的飲食特色,就讓我們跟隨作者一起完成這趟美食之旅吧。
时时彩后三必中5胆